老公背着老婆找别的女人出轨(老婆背着老公和别的男人)

茅以升古有诗云:“万里江山树成荫,曼谷瓜果吐芬芳,在下日日花丛过,岂能片叶不沾身。”如此可见,才子风流多情,是亘古不变的难题,正所谓:“帘外芭蕉三两窠,夜长人奈何!”然而正是这样一个集万千才学与智慧于一身的科学家,中国“桥梁之父”茅以升,却在感情上被扣

茅以升:瞒着妻子与女子同居,并将外室接回家,至死不被子女原谅

茅以升

古有诗云:“万里江山树成荫,曼谷瓜果吐芬芳,在下日日花丛过,岂能片叶不沾身。”

如此可见,才子风流多情,是亘古不变的难题,正所谓:“帘外芭蕉三两窠,夜长人奈何!”

然而正是这样一个集万千才学与智慧于一身的科学家,中国“桥梁之父”茅以升,却在感情上被扣上“渣男”的帽子。

茅以升自幼家底丰厚,是个不折不扣的书香门第公子,可一个人的出身和学识,并不能决定这个人的品行。

“在这个家里,有这个女人就没我的存在!”长子茅于越声嘶力竭地向父亲茅以升怒吼道。

“母亲尸骨未寒,你竟然将外室之人公然带回家门,正是你们的所作所为害死了我母亲!”茅于越几近疯狂地嘶吼着。

茅以升:瞒着妻子与女子同居,并将外室接回家,至死不被子女原谅

茅以升一家

至此原本幸福的8口之家,就在父亲茅以升将外室带回家的那一刻起,分崩离析,至死不相往来。

旧时代的婚姻讲究一句老话: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大部分“觉醒”青年都拒绝接受包办婚姻。

而当时的茅以升并未违背父母之言,换而言之也就是说,只要是门当户对,情投意合,也无拒绝的道理。

茅以升的原配叫戴传蕙,她并非传统意义上“不谙世事”,只知道“三从四德”的封建女性。

1912年,茅以升17岁,戴传蕙18岁,两个朝气蓬勃的生命互相交错着火花,不久戴传蕙怀孕并诞下长子茅于越。

然而幸福的日子总是短暂的,好男儿总是志在四方,1916年,茅以升被清华大学官费保送美国留学。

茅以升:瞒着妻子与女子同居,并将外室接回家,至死不被子女原谅

茅以升和戴传蕙

“蕙君,我这一去可能要好几年,你在家好好照顾孩子和父母,等我学成归来。”21岁的茅以升同妻子含情脉脉地说道。

带着对丈夫学术的支持,以及深刻的爱意,戴传蕙这一等便是4年,长子茅于越已经开始读小学了。

而茅以升在美国这5年可谓收获丰满,不仅获得美国康奈尔大学的土木系硕士学位。

还获得美国卡内基梅伦大学的工学院博士学位,更是创作了著名的博士学位毕业论文,后被人定义为“茅氏定律”。

带着如此成就归国,茅以升真可谓不负众望,顿时成为中国土木工程系的尖端人才。

茅以升:瞒着妻子与女子同居,并将外室接回家,至死不被子女原谅

茅以升留学时的照片

而此时的妻儿早已对茅以升思念成灾,然而阔别四年的团聚,并没有让这个家庭一直停留在安逸的幸福时刻。

殊不知妻子戴传蕙苦等四年,翘首期盼而来的夫妻团聚,却潜伏着致命的矛盾与危机。

1920年到1930年,这十年之间,茅以升先后被调任到唐山、南京、天津等地的大学任教。

戴传蕙带着孩子跟随茅以升,辗转各地租房安家,在此期间二人还添了4个女儿与一个幼子。

可想而知,这家庭重任全都落在了戴传蕙一个人的身上,而丈夫则忙于各大学校的学术传教与全国范围内的演讲。

见面少尚且不说,家务事也一丝不得分担,每每回到家中,茅以升也是难以应对众多孩子的各种“需求”。

茅以升:瞒着妻子与女子同居,并将外室接回家,至死不被子女原谅

茅以升早与儿子茅于越

“爸爸为什么那么忙,回到家也是不停地画图纸,都不陪我玩,”小女茅于燕气鼓鼓地说道。

“你父亲是要为国家培养人才的,工作多得很,你不要这样闹父亲,快去认你的字。”母亲戴传蕙温柔地说道。

“以升,孩子们都大了,你不忙的时候,也多与孩子们交流一些,他们都需要你”戴传蕙同茅以升说道。

难道妻子就不需要丈夫的陪伴吗?这么多年独守空房,上替茅以升行孝,下为茅以升生儿育女,无怨无悔当真不委屈吗?

可纵使心中有万般苦水,戴传蕙也只是为孩子争取一些父亲的谅解与陪伴,从未曾替自己提过要求。

茅以升:瞒着妻子与女子同居,并将外室接回家,至死不被子女原谅

茅以升与子女合影照片

而此时的茅以升,似乎并不看重来自小家的繁琐杂事,在当时动荡不安的社会背景来说,妻女的要求相较于国家重任略显“矫情”。

而戴传蕙,依旧带着对丈夫初识般的敬重与爱意,坚强地支撑着这个家庭的一切生活与琐碎。

1930年到1946年,正值全国范围内的抗日高潮,茅以升因为工作调动,辗转全国修建桥梁,与妻子常年难以见面。

当时的茅以升正担任钱塘江工程处处长,正参与设计的“钱塘江大桥”,远在江苏的妻子因过度挂记丈夫,抱病在身。

当年丈夫接到任务要在钱塘江建桥,妻子戴传蕙内心十分焦虑,这项工程不仅繁琐,还危机重重。

茅以升:瞒着妻子与女子同居,并将外室接回家,至死不被子女原谅

茅以升建造的钱塘江大桥

钱塘江时常因为水患而淹死多人,再加上战事连连,戴传蕙因为过于挂念丈夫的安危,已经出现精神分裂的状态。

而丈夫更是立下豪情壮志:“不把钱塘江大桥架起来,我便从钱塘江跳下去不活了!”

一边是因挂念成狂的妻子,一边是紧急的筑桥工程,茅以升纵使有三头六臂,也自叹无暇。

就这样,茅以升更加专注于钱塘江大桥的建造,为了给中国人建立第一座现代化大桥,殚精竭虑。

终于大桥建好了,民间关于钱塘江不可造桥的谣言不攻自破,而妻子戴传蕙的心病,似乎也得到舒展,想来解铃还须系铃人。

也许正是在事业上的功成名就,才使得茅以升过度关注自己擅长的领域,人嘛,总是喜欢待在能让自己充满自信的地方。

茅以升:瞒着妻子与女子同居,并将外室接回家,至死不被子女原谅

茅以升手迹

对于勤恳持家,兢兢业业的妻子戴传蕙,茅以升似乎已经习惯了妻子的本分守家并习以为常。

再加上陈旧思想的禁锢,以及天生的大男子主义等等,当时的茅以升并没有切身感受到一个女人默默付出的艰辛与无奈。

只要回到家中有热饭,睡到床上有暖炕,孩子听话不吵闹,一觉醒来跨出家门,依然是一个闻名全国的建筑学家。

也许是有意而为之,也许是蓄谋已久,已厌倦伴随自身多年寡淡而无味的结发妻子,年近半百的茅以升,竟学起了诗人张先的做派。

“我年八十卿十八,卿是红颜我白发,与卿颠倒本同庚,只隔中间一花甲”,诗人张先80高龄迎娶18岁少女赋诗而道。

而如今茅以升年近半百,与一名妙龄少女有了别样的关系。

茅以升:瞒着妻子与女子同居,并将外室接回家,至死不被子女原谅

茅以升和权桂云

此女名叫权桂云,与茅以升同居之时,只有21岁,正值风华正茂、风情万种的好年华。

茅以升初见权桂云,好感始于这位楚楚可怜的姑娘,对于自身才华的敬仰,又带些甜美俏皮的可爱。

想来茅以升半世颠簸,携家带口辗转多地,从不曾与妻子家人谈过诗和远方,而与权桂云却有着说不完的诗词歌赋与人生哲学。

50年来,茅以升第一次感受到来自家庭以外的新鲜渴望,这种考验良知又令人无法自拔的欲望,相互交错在茅以升的心头。

可茅以升哪里能抵挡得住权桂云的吸引,一番电石火光之后,茅以升便再也无法自拔,深陷其中。

茅以升:瞒着妻子与女子同居,并将外室接回家,至死不被子女原谅

茅以升和小女儿茅玉麟

为了一时贪念,茅以升便暂且将伦理道德搁置一边,不仅携权桂云隐居于上海,还私下生了一个女儿茅玉麟。

可偷来的果实,尽管解一时饥渴,无尽的非议与眼光,也并没有让这位年轻的少妇轻松多少。

真爱可以抵挡多少流言蜚语?此时身在北京的戴传蕙,对这一切一无所知,她还像往常那般,帮助丈夫收发信件,料理家务。

可纸终究包不住火,党中央开始整风运动之后,茅以升的私事渐渐败露出来。

早在新中国成立前夕,茅以升就曾问过外室权桂云:“你是否后悔跟我在一起?说起来也没能给你名分。”

“我不在意那些,现在只想把女儿抚养长大,希望她将来能和你一样做个对祖国有用的人”,权桂云言辞恳切地说道。

茅以升:瞒着妻子与女子同居,并将外室接回家,至死不被子女原谅

茅以升与茅玉麟

一方是任劳任怨,跟随自己半个世纪的结发妻子,一方是对自己一往情深,不求名分的外室,都让茅以升都难以割舍。

茅以升焦灼之际,也曾鼓起勇气,旁敲侧击地探过妻子戴传蕙的口风:“我朋友的一个小妾,前几日在报纸上宣称自己遭到了抛弃。”

“搞得我的朋友一家,鸡飞狗跳,名声扫地。”茅以升心口不一地说道。

“哦,可还有这事,这个妾室未免太强势,多少也要顾及下男人的颜面,这传出去自己脸面也无光”。

“想必是那位原配夫人过于强势?容不下这位小妾?倒也不是没可能呦”,戴传蕙事不关己地评论道。

茅以升一听妻子所言,心中甚喜,想来戴传蕙也是个通情达理之人,既能如此理解“他人”,应该也能理解自己。

茅以升:瞒着妻子与女子同居,并将外室接回家,至死不被子女原谅

茅以升晚年与茅玉麟

于是茅以升故作镇定,又难以启齿地对着妻子开口说道:“蕙君,其实那个有外室的朋友,就是我。”

“这么多年没告诉你,很煎熬,但我对你是尊重的,也愿意为家庭负责,希望你可以原谅我,理解我”,茅以升尴尬中带着一丝怯意说道。

此时的戴传蕙目瞪口呆,瞠目结舌,盯着茅以升许久说不出话来,这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没想到自己竟成了外室眼中那个“过于强势的原配”夫人,如此说来,戴传蕙应该如自己所说那般顾及丈夫颜面,不吵不闹。

可常年因为战火连连,而过于思虑丈夫安危而患疾病的戴传蕙,再也无法忍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

茅以升:瞒着妻子与女子同居,并将外室接回家,至死不被子女原谅

茅以升与主席等人的合影

她不仅性情大变,还变得焦躁不安,好不容易国家太平,孩子们也过上安定的生活,终于能歇一歇享受下来之不易的生活。

没成想,丈夫茅以升却做出这种不齿之事,扰乱思绪,再加上特殊国情时期,一家老小皆被牵连。

戴传蕙身体每况愈下,一度到了要崩溃的边缘:“早年间的海誓山盟都是骗人的,人只有入土才会安生”。

是的,人这一生不管好坏,都在不停地折腾与消耗,过于爱一个人,即使倾尽一切,也终将面临被挑剔的结局。

如今这名正言顺的茅夫人,倾尽半生,最终落得一个丈夫出轨的结局,着实令人惋惜。

茅以升看着日益消瘦的妻子,也深感愧疚,但是在他充满智慧的精神世界里,却生长着一个不安分的种子。

茅以升:瞒着妻子与女子同居,并将外室接回家,至死不被子女原谅

茅以升早年间与6名子女合影

“我认为每个人都有追求自由恋爱的权利,即使是包办的婚姻,那只能证明我们的时代过于封闭”,茅以升心里想。

在他的世界里,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哪个带兵打仗的不是离过婚就是娶过好几个,妻子的反应有些“小题大做”。

人都是在撞上了南墙之后,才知道回头,面对妻子的无言冷对,茅以升也深感疲惫。

在这个敏感的时期,好像稍有不测,就会跌入深渊,而妻子戴传蕙也在这场浩劫中,思虑过多彻夜难眠。

1967年,戴传蕙终于放下对丈夫的一切爱恨情仇撒手人寰,终年73岁。

晚年丧妻,子女被困于海外,茅以升此时才意识到妻子多年的孤苦与不易,不禁泪眼婆娑。

茅以升:瞒着妻子与女子同居,并将外室接回家,至死不被子女原谅

茅以升在《慧君年谱》中记载过这一句话“为之惆怅不已,此照我复印多中贞,以一张怀藏夹中”。

“不时取出对看,纸上温存,有一次慧君书来,提到唐诗“闺中少妇不知愁”,云“为何不知?”

可见二人之间,尚有感情温存,只是茅以升在感情上的背叛,致使戴传蕙不得善终。

他晚年孤苦无依,茅以升便将外室妻女,引回家中居住,此举引起子女强烈不满。

本来子女6人因为父亲有外遇一事伤害母亲至深,以至于让母亲郁郁而终而心生余恨,没承想父亲竟然公开将外室接回家中。

这无疑是揭开兄妹6人的伤疤,也是对死去母亲的极大羞辱,长子茅于越恨透了父亲的做法。

茅以升:瞒着妻子与女子同居,并将外室接回家,至死不被子女原谅

毛玉麟

父子二人激烈争执一番,最终不欢而散,而权桂云也并没有因为茅以升的袒护而得到应有的照顾与尊重。

这位母女二人,从来都是众人的眼中钉,也是茅以升亲人们声讨的对象,即便茅以升多次坦言错误寻求谅解。

最终都没能得到子女们的原谅,强势的家庭压氛围,压得权桂云这个“外人”透不过气,渐渐地也变得抑郁起来。

1975年,权桂云终于没能抵挡“茅氏家族”的压力,精神崩溃,身患多病,不治而终。

茅以升:瞒着妻子与女子同居,并将外室接回家,至死不被子女原谅

然而茅以升则在不到十年的光景里,连续失去两位深爱自己的人,孤苦伶仃,无儿孙绕膝,这是茅以升的晚年景象。

也许是到了残灯末庙之年,茅以升越发想要与子女修补情感,尤其是自己最喜爱的长子茅于越。

甚至在自己生命垂危之际,依然期盼能见到长子一面,而殊不知茅于越早已因为父亲出轨一事,与兄妹闹翻不相往来。

早知现在何必当初,想来茅以升虽然身为桥梁之父,闻名全国,可对于自己的孩子,终究不是一个合格的好父亲。

茅以升:瞒着妻子与女子同居,并将外室接回家,至死不被子女原谅

似乎在子女的眼里,茅以升真正的孩子,或许只有那一座座桥梁,而他们,不过是婚姻的产物。

想必茅以升晚年是后悔的,十年之内,两位妻子接连去世,子女也都不在身边。

以至于到了弥留之际,身边也只有茅玉麟一人陪伴,当然,付出什么便收获什么,茅玉麟得到的父爱,多于原配的任何一个孩子。

沈复曾在《浮生六记》中写过这样一句话:“人生坎坷何为乎来哉?往往皆自作孽耳。”

原创文章,作者:sqlhac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ukb.com/shiguan244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