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哪个医院能让生男孩(广州哪个医院看妇科比较厉害)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 8月10日

或许,

不少患者离开生殖中心的诊室后

仍有不解甚至怀疑,

但我在体验过程中

目睹了医生的考虑是如此的细致周全,

我只想说

没有完美的治疗方案,

只有专业的医学建议。

“万一,减掉的那个是男孩怎么办?”跟随医生出诊后我明白了… 

广医三院林护堂生殖医学中心是我一直期待了解而又满怀抗拒的地方。这一天,我作为第四届“医患角色互换体验营”活动的志愿者,带着“曾经的患者、急诊医生的爱人、立志学医的孩子的母亲、中小学教师”四种身份,走近生殖医学中心,换位到“医者”的身份,体验生殖医学中心刘海英医生的工作

在体验过程中,有四句话让我记忆尤深。

1

“我多想跟患者多聊几句啊,但是……”

候诊三小时、看诊两分钟是无数患者的疑惑,曾经我也为此抱怨过“为什么医生不能听我们多说几句呢?”

但在看诊间隙,刘海英医生悄悄在我耳边说:“我多想跟患者多聊几句啊,但是……”她指着电脑屏幕上长长的候诊名单,我这才发现刘医生一上午有90个网上预约挂号,还得加上十几个诊室加号的现场挂号。

临近中午十二点了,不少患者都担心上午看不上医生,但刘医生带着她的团队给门外患者这样的承诺:“即使不休息,我们也会保证把所有上午的号看完,放心哦!”

01

“万一,减掉的那个是男孩怎么办?”跟随医生出诊后我明白了… 

志愿者何钻弟跟随刘海英医生出诊

我静静守候着刘海英医生团队,看到最后一位病人离开时,时间显示13:12,已经是中午了。而当刘医生回到休息室准备午餐时,桌上的饭盒都凉透了。而我看到另一个诊室的医生还在继续看诊。

在如此紧张的医疗资源环境中,我们的医生只能在双击候诊名单时,详细阅读患者的病例和检查结果,在听取患者自述后用最短的时间作出最专业的分析和建议。医生多想跟患者细聊,但紧张的医疗资源无法给予医生详聊的时间和空间。

2

“医生,我怀孕的成功率有多少?”

在跟随刘医生出诊时,我听到一位患者问:“医生,我怀孕的成功率有多少?”我想这也是大部分生殖助孕患者最想问的问题。刘医生没有给这位患者明确的答复,只告知患者需要完成哪些必要的检查。

我深知,医生永远不可能回答患者的这个问题,因为专业的诊断除了需要准确的检查数据之外,每一位患者接受治疗的心理、生理条件不一样,每一位患者接受同样的治疗方案效果也不一样,所以,医生在问诊中只能给予相对专业的建议和治疗方案,却无法保证每一位患者的治疗效果。

02

“万一,减掉的那个是男孩怎么办?”跟随医生出诊后我明白了… 

感受生殖医学中心医患沟通

3

“医生,能不能帮我放两个胚胎?”

我了解到,寻求辅助生殖的不孕症夫妻,都要经过备孕检查、促排卵、取卵取精、体外授精等一系列助孕措施,在完成这些步骤后,移植胚胎成为了试管婴儿流程中至关重要的一步,很多医生和患者都十分重视胚胎的选择和移植。

大部分患者都想一次放两个胚胎,既能增加受孕着床的几率,也能省去生二胎的麻烦。

在体验过程中,刘医生多次跟患者探讨放几个胚胎最合适的问题。

有几位30岁以下的年轻患者强烈要求放2个胚胎,其中有患者过于瘦小、身体自身有传染或遗传疾病、非丈夫供精会影响家庭承受能力等原因,基本都没有得到医生的肯定和认可,只建议患者移植1个胚胎。

相反,医生却直接建议几位40岁左右的患者放2个胚胎,以提高高龄产妇的胚胎着床几率。

在医生与患者的探讨过程中,考虑到患者不同的接受能力、患者的私隐等等,有时医生跟患者直言不讳,有时会侧面给予患者意见,有时会直接坚定地拒绝,但我相信医生出于患者和胎儿的健康,给予了每个患者最周全的、最专业的医学建议。

4

医生,我婆婆说:

万一减掉的那个是男孩怎么办?

六年前,在生殖中心的候诊区,我目睹了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孕妇抱着头发斑白的婆婆在走廊上大哭了两个多小时,个中细节我不清楚,但我知道原因是医生建议她在四胞胎中做减胎手术,只留下两个胎儿。

我非常清楚婆媳的泪水中有喜也有忧,我也能理解经过漫长助孕措施后,成功怀孕时大喊“我毕业了”的欢呼雀跃,更能理解孕妇对千辛万苦怀上的胎儿的难舍之情,但我不知道医生为何给予患者这样残忍的建议,医生究竟是站在一个什么样的角度才会给予患者减胎的医学建议?

那天的体验中,我们也遇到了一位接受医生给予减胎意见的患者。刚听到医生对一位怀着双胎的孕妇说出“减胎”二字时,满满的疑惑充盈我的内心,满脸的诧异挂在我的脸上。

“万一,减掉的那个是男孩怎么办?”跟随医生出诊后我明白了… 

后来,我听到医生分析了该患者顺利取卵的经历、还存有几个非常健康的胚胎可以用作二胎准备,加之一胎孕育更有利于胎儿及孕妇健康等建议后,我的疑惑慢慢打消。

但此时,这位孕妇双眼含泪哭诉道:“医生,我婆婆说,万一减掉的那个是男孩怎么办?”不得已之际,医生不得不告诉她,身材过于矮小、孕晚期流产和早产的发生几率很高,是她不合适孕育双胞胎的最重要的原因。

这位患者的体格记录显示:身高141厘米,体重34公斤,这样的身体条件怀双胞胎实在太危险了。在医生的反复沟通与解释下,最后,这位孕妇和丈夫都认同了医生的专业减胎意见。

这时,我默默对自己说:相信你的医生,他是除了你的亲人外最希望看到你成为一位健康宝宝的健康宝妈的人。

“万一,减掉的那个是男孩怎么办?”跟随医生出诊后我明白了… 

或许,不少患者离开生殖医学中心的诊室后会仍有不解甚至怀疑,但我在体验过程中目睹了医生的考虑是如此的细致周全,我只想说:没有完美的治疗方案,只有专业的医学建议。

“万一,减掉的那个是男孩怎么办?”跟随医生出诊后我明白了… 

(本文为广医三院第四届医患角色互换体验营志愿者体验心得,值该院建院120周年,医院组织开展了医患角色互换体验营,邀请普通市民朋友,深入医院手术室、产科、产房、生殖医学中心、ICU、急诊科、骨科、器官移植科等临床科室,开展24小时零距离医学体验。)

文/广医三院第四届医患角色互换体验营志愿者 何钻弟

图/部分来自网络,如涉侵权请联系删除

原创文章,作者:sqlhac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ukb.com/shanghai2603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