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代怀生子(合肥未婚生子如何处理)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讯 夫妻俩结婚20多年,儿子都已经成年,但丈夫却突发奇想要“通过代孕再生育多个女儿”,而且“先斩后奏”去美国通过代孕生下一女。事后,妻子要求离婚,可丈夫代孕生下的女孩抚养权成了大问题。3月6日,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发布多个维护妇女权益典型案例,详细介绍了上述案例,目前经法院已经成功调解。

王丽(化名)与张强(化名)于1993年登记结婚,婚后夫妻感情一直很好,生意经营有方,资产过千万,共同生育的一个儿子也已经成年,但让王丽没有想到的是,张强近年来萌发生育多个女儿的想法,王丽由于年龄和身体等原因一直没有同意,双方因为此事也多次发生争执。

两年前,张强不顾王丽的反对独自前往美国,通过“借卵”“代孕”的方式生下的女儿张一鸣(化名),并将其接回国内。王丽知道后大为光火,但最让她不能接受的是,张强告诉她,自己已经和美国的医院签订了协议,后期还会用这种方法再生育九个女儿。

这让王丽对日后的婚姻彻底失望,故而起诉到庐阳法院,要求与张强离婚,并要求将张一鸣判归张强抚养。经法官多方了解,原被告均同意离婚,但对张一鸣的抚养权双方争执不下。原来,2018年,张强因骗取贷款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目前仍在监狱服刑,不便抚养孩子,他希望先由王丽抚养张一鸣,待其出狱后再行协商抚养权变更事宜。王丽则认为张一鸣跟自己无血缘关系,这个“代孕”孩子间接上加速了夫妻感情的破裂,明确表示不愿抚养。案件处理陷入了僵局。

虽然张一鸣是在王丽与张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出生,但双方并无血缘关系。结合多种因素,承办法官认定张一鸣为非婚生子女。关于抚养权归属问题,一方面张强一直在监狱服刑,客观上不具有照料孩子的可能性,另一方面暂时交由王丽抚养,存在情感上的障碍,也不利于保护未成年人的利益。

经过多番走访调查,承办法官了解到,张一鸣长期与张强的母亲李萍(化名)生活,李萍目前身体健康且有稳定收入并愿意继续照顾孙女。法官决定以此为突破口,就抚养权归属问题与张强进行沟通,最终促成原被告双方达成调解协议,约定离婚后张一鸣由张强抚养,王丽不支付抚养费,张强服刑期间张一鸣由李萍暂时照顾。

点评:家事案件不单单涉及法律,更牵扯到亲情、情感、伦理等。近年来,随着技术进步和二孩政策的放开,药物治疗、试管婴儿、人工授精等辅助生育技术解决了一些不孕症患者的问题,但也随着产生了一系列情感伦理、抚养权问题,给社会治理和家事法律带来不小挑战。本案就是一起典型案例,虽然我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中明确规定严格禁止代孕,但借助国外合法代孕技术生育的孩子,其抚养权归属、婚生子认定等法律空白急需完善。

承办法官表示,不论是婚生子女还是非婚生子女,享有同等权利,任何人都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实践中,法院将依据是否维护未成年人的利益最大化原则,来界定抚养权归属、抚养费给付等事宜。

王鹏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记者 王吉祥

原创文章,作者:sqlhac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ukb.com/shanghai2565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